您的位置:

首页>生活都市>新玩法

新玩法

  和诗诗在一起十年了,结婚也有四年了。从我刚开始的穷困潦倒到事业起步,再到现在蒸蒸日上。我们的感情一直比较稳定,也都彼此信任彼此。
  哪怕是在事业起步的时候,爲了讨好采购商,让他们给我们厂子下订单,一个月要去五六次桑拿。我爱诗诗,所以我总是和采购一起点好技师后,我就让技师在一边休息就好,而我则和诗诗通电话聊天。她知道那是什麽地方,但是爲了生活我不得不这麽做。因爲如果我请采购玩,而自己不玩的话,人家心里会觉得我看不起人家。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和诗诗聊天的时候也会和技师聊天,也会打开免提让妻子和技师聊一下。有的技师很愿意聊,有的则戒心比较重,但是在我连续去了两个月后,基本上会所里的经理和技师都认得我了,也就不会那麽戒备了。
  而诗诗也开得比较开,跟我说:「你玩玩可以,就当是学习一下,但是不能玩出感情。」
  其实她这麽说我是有点意外的,毕竟谁愿意自己的老公出去偷吃呢。过后我有问过她爲什麽这麽说,她说:「现在社会越来越开放,只要你的心在我这里,偶尔去玩一下也没关系,只要不把病带回家传染给我就好了。」
  我笑着说:「你这麽说是不是因爲你在外面有小白脸了?」
  诗诗白了我一眼:「神经病,我是那种女人吗?跟你那麽多年你都不知道?」
  看到她这麽说我也就放心了,我知道她是爱我的,女人出轨一般都是心不在了,男人出轨可能只是身体的不听话。
  其实桑拿的技师做这行大多数是虚荣心,不愿意进厂工作。还有就是家里穷,亲人生病什麽的,需要钱。但是谁知道真假呢。反正诗诗也就是八卦一下。有时候还会虚心讨教一下「技术」问题。
  后来事业走上正轨了,我也不需要经常陪采购出去玩了,找了个头脑圆滑的外交部员工,基本上让他去就行了。然后这段爲期一年多的桑拿生活也就结束了。
  但是就在事业走上正轨之后我发现我们俩出问题了。不是感情问题。而是性。是的,可能因爲在一起久了,双方已经太过于熟悉对方的身体了,导致每次做爱我们都需要借助一下外力。最多的就是 A片。
  但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 A片生活后,也慢慢没那麽激情了,主要是因爲好片子难找,而如果都是看之前的片子的话难免厌倦。于是我们有了争吵,但是我们感情却依旧稳定,只不过性生活已经不和谐了。
  其实诗诗的身材是很不错的,172的身高,刚好100斤的体重,唯一的缺点就是胸部比较小 34B而已,但是我也不是豪乳控,屁股因爲不用工作了,偶尔去做瑜伽的关系还是比较翘的,嗯,有点像张嘉倪吧(可以百度下她反手摸肚脐的照片),但是长得比她好看多了。
  而我之前因爲长期请采购吃饭桑拿,体重飚到了180,但是自从生活规律后,身材又慢慢的恢複了,182的身高体重160,还是有一点肚子的,但是收一下腹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四块腹肌的。毕竟以前是市游泳队的替补。
  后来我们试过野战,在晚上开车去山上,但是因爲虫子太多,咬得身上这肿一块那红一块。然后是某宾馆,在20度层的楼上窗户边做,在外面看不见里面,但是里面能清楚的看到外面。但是试过一次后,感觉没什麽特别刺激的。
  然后某个朋友跟我说:「你可以试下换妻啊。」
  其实我也有看过类似的片子,但是如果让我的诗诗在别人面前和别人做的话,我是接受不了的。估计换她也一样。这个建议妥妥的不能接受。但是最后却是诗诗的一个梦给了我啓发。
  某天早上我还在睡梦之中,但是却感觉到了身下温暖湿滑的感觉,然后我的弟弟硬了。我知道她在给我口交,一般她主动给我口交的时候就是她很想要了,我睡眼朦胧的伸手到了她身下一摸,湿了。她娇羞的一笑,坐了上来:「别说话,别动,让我自己来。」
  我默默的享受着。事后我问起她怎麽突然这麽有性趣了。她说她做梦了,梦见一对情侣在做,而她在一边看,然后那个男的过来摸她,给她口交,然后做爱。但是刚动几下,突然她感觉要掉到床下去了,就醒了。我一边笑她睡觉不老实一边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再过一个月就到我生日了,诗诗问我想要什麽礼物,我笑她:「每年都这麽问,但是到最后还是我买礼物送给你。」
  她娇笑:「谁让你都没有想要的礼物。」
  我半开玩笑的说:「可能今年会有咯,而且你也有呢。」
  一听说我準备送她礼物,顿时来了兴致,追着我问:「是什麽是什麽?衣服还是包包?」
  我说:「等快过生日我再告诉你,现在还一个月呢。」
  诗诗嘟起嘴巴:「好吧」之后我开始着手我的计划了,我打电话给经常去玩的朋友,让他帮我在模特网上找两个模特,一个男一个女,他问我:「要一男一女干嘛啊?炼丹啊?那也要童男童女啊。」
  我回他:「给客户找的。」
  因爲在生意上的事情一旦涉嫌到个人就不会再问了,毕竟谁都不喜欢别人知道自己的隐私不是。
  联系到人之后我和他们聊了一下,他们表示:「其实做他们这行的,有钱健康就行,客户比我这更奇怪的玩法都有, 3P4P,或者群P。他们都玩过,但是像我这样的倒是第一次,但是他们倒也不解决,毕竟我只是让他们在我们面前做爱,谁会拒绝和帅哥美女做爱呢,何况还有钱收,不用想伺候那些又胖又矮的富婆土豪。
  一切準备就绪了,就差说服诗诗了。往后的这个月里,每次和她做爱我都和她说让别的男人来干她,或者我扮演别的男人干她,她也很配合,毕竟这招以前也没少用。她很受用,一边沈浸在自己幻想的男人怀里,一边和自己的丈夫做爱,既满足了生理,心理又没有出轨的负担,这只是个性爱游戏。
  终于等到我生日这天了,我带她去吃了烛光晚餐,送了一条定做的项链,她还以爲只是一条普通的白金项链,但是在我指导之下她发现了上面的字,XX挚爱一生诗诗。她惊喜得不得了。晚餐过后我们去看了电影,然后开车去酒店。
  「爲什麽不回家?来酒店干嘛?」
  我笑笑说:「因爲今晚有重头戏。」
  我用手指抵住了她的嘴:「别多问,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她娇嗔的给了我一个白眼,没有异议。
  乘电梯到了25楼,我定的是总统套房,房间还是挺豪华的,重要的是──这里有一间玻璃房。这就是我今晚的重头戏。我拿了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和两个面具和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沙发正对着就是那间玻璃房,只不过现在有窗帘挡着,我对诗诗说:「带上面具吧,这样你心理负担不会那麽重。」
  诗诗有点疑惑,但是还是带上了面具。这面具只是挡住眼睛而已,所以还是能看到嘴巴和半张脸。我打了一个电话:「可以开始了。」
  然后房间灯光开始变暗,变得柔和起来,耳边响起了轻音乐,气氛变得暧昧起来。
  窗帘打开了,一男一女像演话剧般的在一起跳舞,男的长得又几分像吴彦祖,叫做小王。因爲诗诗喜欢的男神是吴彦祖。而女的呢倒有点像某个女明星,就是那个说是从坐台小姐坐到明星那个。她叫做燕燕。他们一人西装,一人露肩小吊带裙,因爲做这行的关系,普通的交际舞还是跳得不错的。
  诗诗有点惊讶:「这是哑剧麽?那个男的好像吴彦祖啊!」
  我笑笑,倒了一杯红酒给她递过去:「慢慢欣赏吧。」
  玻璃房内的两人开始接吻,小王的手也在燕燕身上慢慢的游走,一只手燕燕的脑袋后面抱住她,一只手则从裙摆摊了进去,燕燕也享受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小王开始用嘴巴帮燕燕从脱起了裙子,先是肩带,然后胸口的裙口,一般这种裙子都有内衬的,所以脱了之后,两个乳房直接就跳了出来,看规模,应该有D吧。
  诗诗调笑我说:「这胸够你玩一年了吧,哈哈。这麽大是不是隆的啊?」
  「等一下你问一下她不就知道了,但是我可不想我以后的孩子喝假奶哦。」
  诗诗嗔了我一口:「去死,我才不隆呢,她这麽大肯定是隆的。」
  我笑笑,并不回答。
  燕燕被小王脱去裙子之后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蕾丝丁字裤外加吊带长筒袜,挺诱惑的。诗诗贼贼的对我笑:「哟,这不是我家小哥哥最喜欢的吊带丝袜加丁字裤吗?快说,等下你是不是想 4P?我可不会和你玩这种游戏。」
  「不不,我怎麽舍得让别人干你呢?这个就像是我们平常的性爱游戏,真正做爱的还是我们两人,他们只是我找来刺激一下而已的,放心,他们是真正的模特,做这个只是兼职的,有不少男明星和知名富婆都找他们呢,客户质料信息保密功夫一流。」
  诗诗白了我一眼,不再理我,拿起红酒喝了一口,继续欣赏着玻璃房内两人的表演。这时小王和燕燕两人已经换了一个姿势了,燕燕双手扶着墙壁,翘起屁股,小王在她身后跪下爲她口交,燕燕的呻吟声透过玻璃传了出来,我有注意到诗诗的脚已经交叉的换了几次二郎腿。
  几分锺后,小王和燕燕从玻璃房走了出来,向我们走了过来,诗诗满脸潮红紧张的抓住了我的手,「没事,如果你不喜欢就喊停就行了,她们都听你的。」
  我安慰她说。男的在距离我们2米的地方停下了,而燕燕则过来牵诗诗的手,诗诗紧张的看着我,我对她点点头:「不喜欢就喊停,我就在你身边。」
  诗诗跟着燕燕走了过去,把她的手交给了小王,诗诗有点不知所措。小王也安慰她:「不喜欢您可以随时停下。」
  诗诗再次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对她点点头。诗诗似乎像是下了重大的决心一样,回过头对小王点了一下头。小王绅士的对诗诗说:「高贵美丽的小姐,我能荣幸的请你跟我跳一支华尔兹吗?」
  诗诗以前是学跳舞的,但是我这个人比较笨,一直都学不会。所以在诗诗的心里还是比较渴望和我跳舞的,只不过如果换成她的男神吴彦祖她会更高兴。我和燕燕在沙发上看着她俩跳起了舞,小王很听话,从头到尾都没有越界的行爲,很绅士。一曲舞闭,诗诗回到我身边,脸上更加红了,她很兴奋的笑着。我对她说:「继续欣赏他们的表演吧。」
  接下来小王拿了一杯红酒,慢慢的从燕燕胸口倒下去,然后慢慢的亲,舔,吸。燕燕的娇喘声又开始回蕩在房间内了。然后他们开始接吻,燕燕慢慢的脱下小王的西装,衬衫。当脱掉衬衫的那一刻,诗诗低声赞歎了一声:「身材真好啊。」
  然后对着我说:「看看,这才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如果你不收複也这样就差不多了。」
  我无奈:「这不就差一点而已了嘛,下个月我的身材基本就和他差不多了。」
  就在我们说话间,小王的裤子已经被燕燕脱掉了,但是没有脱内裤,两人互摸后小王走到一边喝水休息,而燕燕则向我们走了过来。
  诗诗对我打趣说:「这次轮到你了吧?真不公平,我的是个帅哥,而你却是个裸体美女。」
  我笑笑,并没有放下我手中的杯子。燕燕向诗诗伸出了手,诗诗有点惊讶:「又是我吗?」
  燕燕笑了一下:「有很多像你这麽漂亮的女客户都不会选男人,而是选我们女人。知道爲什麽吗?」
  诗诗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却打消了心里的顾虑,跟着燕燕走到了右手边的沙发边上,燕燕开始亲吻她的脖子,耳朵,然后摸她的胸部,虽说戴着面具,但是诗诗还是有点紧张,她看了看小王,小王识趣的对她点了点头,走进了一边的屋子。
  燕燕的手游走在诗诗的身上,在她耳边低声的安慰:「你不用这麽紧张,把身体交给我吧,因爲女人比男人更了解女人。」
  诗诗身体微微颤抖的放开了抓住依衣服的手,任由燕燕把她的裙子脱了下来,燕燕开始亲吻她的胸部,一只手轻轻的在她身上滑动,非常轻,只有指甲盖尖碰到,我能感觉得到她非常痒,诗诗舒服到低声呻吟。然后两人躺在了沙发上。
  燕燕开始转移阵地,嘴巴慢慢的从胸部移到肚子,在然后到大腿内侧,但是她没有脱去诗诗的内裤,只是慢慢的引诱她,诗诗受不了了,低声的对燕燕哀求:「给我,快给我。」
  燕燕这才脱去诗诗的内裤,开始爲她口交,诗诗开始放声呻吟了起来,这和我给她口交的时候的声音是不一样的,我给她口交她一般都是低声的,比较保守的。但是燕燕给她口交她却是,额,有点浪。
  这时小王走了出来,诗诗并没有注意到,小王在燕燕后面开始爲燕燕口交,看到这一幕,其实我也硬了起来,不过我知道节目才刚开始,不能这麽早做。诗诗在燕燕用嘴巴给她一次高潮后,张开了眼睛,燕燕则转身爲小王脱下裤子準备口交,而我则扶起了诗诗:「舒服吗?」
  诗诗把头躲进我怀里:「感觉要飞起来了。」
  我拍拍她的后背:「继续看表演吧。」
  诗诗刚转过头,就近距离看到了燕燕给小王口交:「哇,好大啊。」
  我也嫉妒的说:「是啊,是不小呢,你要不要摸摸?」
  诗诗嗔了我一口:「你才要摸摸呢。」
  我恶趣味的对她一笑:「那我摸摸女的你摸摸男的?」
  诗诗白了我一眼:「想摸你就去摸吧,我才不要摸呢,都是口水。」
  其实我也想诗诗去摸一下别人的弟弟,光是想想就觉得很刺激,而且从她话里我读到:如果没有口水的话,诗诗很可能会去摸一下的。
  看着一堆帅哥美女的组合就在自己眼前50公分的距离在口交,换谁都忍不住,诗诗伸手过来摸我的弟弟了,我打趣说:「怎麽?饑不可耐了?」
  诗诗嘴硬的说:「没有,我是看看你有没有偷偷脱裤子,花了钱哪能什麽都自己动手啊,美女,帮这位老板脱一下裤子。」
  我没想到她这麽快就适应了角色。还开始命令起燕燕了。
  燕燕停下嘴里的工作,转身过来爲我脱裤子,诗诗好像胜利了一样给了我一个挑衅的眼神。而我也不能认输啊,我当着诗诗的面一把就握住了燕燕的乳房,还捏了几下。
  诗诗没想到我用这麽流氓的方式回应她,白了我一眼把头转到另一边,但是因爲她是坐着的,而小王刚刚则是站着让燕燕口交,所以她这麽一转过去,当时小王的大弟弟就只距离诗诗的脸不到30公分。诗诗明显的吓到了,往后退了一下脑袋,而我看到这一幕了则继续激她:「怎样?怕了吧?」
  诗诗看了看我,嘴硬的回了一句:「才不呢。」
  伸手就去握住小王的弟弟:「哼,看吧『吴彦祖』的比你的大,人还比你帅。」
  一边说一边示威的对我昂起了小脑袋。但是事后却有点后悔了,马上松手,像做错了事情一样看着我。
  我笑笑:「没事,不就是摸一下嘛,我也摸了,扯平了。要不让你的『吴彦祖』也摸下你?」
  「我才不要,我只要你。」
  诗诗突然低声对我说。我知道这小妮子动情了,我转过去,开始亲她,燕燕到她沙发的另一边爲她口交。诗诗吓了一跳,但是看到是燕燕就放下心了。
  我安慰她:「没事,我们有面具呢,就算你摸了她也看不到你的样子。不用怕,我在你身边呢。」
  诗诗低低的回应了我一声:「嗯。」
  我让小王走了过来,对诗诗说:「再摸一下吧,不然过了今晚就没得摸了。」
  可能是我打趣的说法让诗诗不在害羞,也可能是因爲面具给了她安全感,她慢慢的伸手过去握住了小王的大弟弟。
  「可以动一下」我在身边鼓励她,她慢慢的动了起来,这是她爲第二个男人打手枪,我问她:「你现在在干嘛啊?」
  诗诗害羞不肯应我,我继续问:「你手上握住的是什麽啊?」
  「鸡巴。」
  诗诗没忘记我们平常玩的髒话游戏。
  「哦?那是谁的鸡巴啊?你握住人家的鸡巴干嘛啊?」
  刚好这是燕燕给她口交让她到了高潮:「啊,别人的大鸡巴,我帮别人打手枪。」
  说着一手去按住燕燕的头,而握住小王鸡巴的手套弄得更快了。高潮过后诗诗满是娇羞愧疚的对我说:「要不,让她给你吹一下?」
  我继续装傻:「吹什麽?」
  诗诗最终还是放开了:「吹喇叭!」
  「她给我吹了,那你呢?」
  诗诗说:「我等你鸡巴硬了来插我。」
  其实这时候我也受不了了,燕燕听话的走了过来张开嘴就含住了我的鸡巴。
  诗诗一边慢慢的给小王打手枪一边笑着看着我,小王这时的突然对诗诗说:「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可以用嘴巴爲你服务。」
  诗诗其实心里已经动摇了,但是她怕我介意,于是她看了看我,我对她点了点头:「只要你愿意,怎麽玩都行。」
  诗诗得到了我的肯定,对小王点了点头,小王在她身下跪下开始舔她的屄。
  我们俩就坐在沙发上,我享受着燕燕跪在我面前给我舔鸡巴,我妻子诗诗享受着小王爲她舔屄。我一边享受着一边问诗诗:「小骚货,被别人舔得爽不爽?」
  诗诗也放开了,就像是在家里和我玩髒话游戏一样:「爽,爽得我都想他的大鸡巴插进我屄里了。不过他鸡巴这麽大我怕插死我。」
  我笑笑:「要不试试?」
  诗诗白了我一眼:「去屎。」
  我起身对小王说:「够了,让我来吧。」
  小王站到了一边,我握住鸡巴慢慢插进了诗诗的屄里,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由于之前燕燕用嘴巴让诗诗高潮了几次,我插进去的时候特别湿滑。
  燕燕知道她的工作是什麽,趴到了诗诗的身边开始舔她的胸部,和其他的一些敏感点。而小王也很聪明,他走过来对诗诗说:「能爲我打手枪吗?」
  诗诗开心得惊呼:「『吴彦祖』居然要我帮他打手枪,这太刺激了。」
  诗诗没想到这一个优雅的『吴彦祖』居然也会说髒话,兴奋的握住小王的鸡巴开始爲他打起手枪来。
  在抽插了两分锺后,让燕燕糖在身下,诗诗则跪趴在她身上,我则从后面开始操她,燕燕就在下面舔我们的交合点,而小王则準备插进燕燕的屄里,这样相当于我和小王面对面,诗诗狗趴试头面对小王,屁股对我。而燕燕则头在我和诗诗的屁股下面,诗诗可以超近距离看小王的大鸡巴插进燕燕的屄里。
  我一边插着诗诗的小屄,一边享受着燕燕给我的舔蛋服务,我问诗诗:「小骚货,这麽近距离的看大鸡巴是不是想尝尝它的味道啊?」
  诗诗回我:「尝了就怕你吃醋。」
  我用力一个沖刺,诗诗被我撞得脸都撞到了小王的大鸡巴:「那就试试吧。」
  诗诗一边回头看我一边握住小王的鸡巴亲了一口,我瞬间感觉我就要射了出来,这种感觉无法形容,比所有的 A片都诱惑。我停下来忍了下。
  诗诗笑我:「怎麽?亲一下就忍不住了?」
  我回她:「我是累了休息一下。」
  诗诗笑了笑,握住小王的鸡巴开始往燕燕的屄里放去,不得不说,小王的其实也就15厘米左右,而我的13厘米,但是看上去真的比我的要长出不少,而且比我的粗一些。
  诗诗也是爽到不行了,她想我快点射,一边魅惑的看着我一边开始去亲小王的奶头,其实我一直都有淫妻心理,只要她不是出轨,我很享受那种她爲了诱惑我而特地去和别人亲热。
  一边看着她亲别人的奶头一边插着她的屄,身下燕燕还吸着我的蛋,在这三重刺激之下我低声呻吟了一声:「啊,要射了。」
  然后一股脑的全射进了诗诗的屄里。
  射完后我和小王坐在沙发上休息,诗诗下半身在我腿上,上半身在小王怀里。可能是因爲面具的关系吧,她没有忌讳。燕燕开始用嘴帮我清理鸡巴上的精液,刚射完精的鸡巴很敏感,爽得我全身发软,闭上了眼睛。
  诗诗摸着小王的鸡巴开始聊了起来:「你做这行有遇到过年轻的美女吗?不会都是富婆吧?」
  小王笑笑:「刚入行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老富婆,但是做久了,服务得到上面承认了,就基本上都是接少妇了,有漂亮的也有不漂亮的,有时候还能接到女明星。」
  诗诗听到说有女明星一下子来了兴趣:「谁啊?谁啊?能告诉我吗?」
  小王苦笑着摇摇头:「客户的资料我们是不能泄露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她的玩法很让人意外。」
  虽说不能知道是哪个明星,但是诗诗依旧热情不减:「怎麽玩?爆菊吗?还是她爆你菊?女明星没鸡巴啊?难道是人妖?或者用道具?」
  「不不,她一般都是和一个60多岁的男人来的,好像是那个男人包养她,然后我在后面操,那个男的在前面让她口交。」
  诗诗有点惊讶:「有钱人包养到了明星不是自己干麽?怎麽还花钱请别人干?」
  我在一边解释:「有钱人就是干多了才找点刺激,其实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别人干才是最刺激的。就像我跟你玩的角色游戏一样,你幻想着我是别人干你,我也幻想着自己是别人干你。」
  诗诗皎洁一笑:「那现在是不是你也想试试?」
  我回她:「你愿意吗?我就说说罢了。」
  诗诗有点纠结:「那这样不就是出轨了?」
  「只要我看着,就不算出轨,顶多算一起嫖罢了,你以前不也说我可以嫖吗?要不就试试吧,如果过不了心理那关就算了,你随时可以停下的。」
  诗诗嘿嘿一笑,握住小王的大鸡巴看着我说:「那我来咯?你可别后悔哦。」
  我看着她:「我现在都让别人服务着。」
  诗诗握住小王的鸡巴上下打了几下飞机,然后嘴巴慢慢的靠近,先是看着我舔了一下龟头,看到我没有拒绝的态度,然后慢慢的就含了进去。
  看着自己的妻子就在旁边爲别的男人口交,那种刺激是前所未有的,我感觉到自己又硬了。
  小王轻轻的抱起诗诗,把她平放在沙发上,轻声的在她耳边说:「可以吗?」
  诗诗没有出声,她还是有一点难过心里那关的。
  我起身去拿了一块面巾,给诗诗围在了眼睛上:「这样能减轻你的心里负担。」
  小王亲了一下她的耳朵:「我要进来咯。」
  诗诗把面巾一把扯掉惊呼一声:「不要!」我知道她拒绝的可能性是百分之八十。
  她看着我,眼睛已经湿润了:「我想看着。」
  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同意了。
  小王双手扶住诗诗的腰鸡巴慢慢的插进去了,诗诗双腿 M字打开,双手紧紧的抓住小王的手臂。看着它进去,完全进去后诗诗有点娇羞的看着我,似乎是在做一件很丢脸的事情。我低下头吻了她一下:「没事,好好享受吧,我就在你身边。」
  诗诗嗯了一声,转国有满脸潮红的看着小王的胸膛,毕竟这是第一次有老公以外的男人插入,多少还是有点害羞的。小王低声的说了一声:「那我开始动咯。」
  诗诗只能用更低的声音回应:「嗯,你慢点,有点大。」
  小王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大鸡巴上甚至带出了我之前射进去的精液。诗诗的表情也从一开始的娇羞到慢慢的欢愉。随着小王速度的加快她开始呻吟起来:「嗯,啊,老公,他的真的好大。」
  小王换了个狗趴试从后面开始干,诗诗满脸是满足的表情,燕燕跪在地上爲我口交。
  我笑她:「你个小骚屄,喜欢别的帅哥干你吗?这鸡巴还比我的大。」
  诗诗浪叫着回应我:「喜欢,我爱死这大鸡巴了,啊,来了,来了!」
  诗诗已经高潮了。
  几个回合之后小王也有了射精的感觉,他问诗诗:「射哪里?」
  诗诗还是保持了理智:「射外面,外面。啊,不要停。」
  小王沖刺了几下,拔出鸡巴射在了诗诗的肚子上和胸上。诗诗累坏了,但是她还是想诱惑我一下,用手指点了一点小王的精液,含进了嘴里。
  太刺激了,我问她:「好吃吗?」
  诗诗不回我。她已经没有力气了。
  短暂的休息几分锺,接下来是小王和燕燕的表演了,他们在我们面前疯狂的抽插,但是我已经提不起性趣了。诗诗给我吹了几分锺,鸡巴还是半软不硬。对我说:「累了吗?」
  我也有点窘迫,又出现这种状况了:「刺激不够大。」
  诗诗说:「要不我们两个女的一起给你吹试试看?」
  「那试试吧。」
  其实经过刚刚小王和诗诗做爱的画面,我觉得别的东西已经比不上这个刺激了。
  燕燕过来和诗诗一起又是吸又是舔的,但是我已久是半软不硬。我对诗诗说:「要不你去和小王做吧,可能我看了会硬起来。」
  其实诗诗也很想要了,无奈我没有完全硬起来,所以听我这麽一说,扭捏了两下就抬起了屁股让小王从后面插进来了,毕竟女人只要和男的发生过第一次关系了,只要不讨厌,基本上第二次就半推半就了。
  诗诗一边给我口交一边被小王插着,看着她的表情,慢慢的硬了起来,而她已经忘记给我口交了,双手扶住我的大腿稳住自己的身子来承受小王在她身后的撞击,从她的表情我已经知道她已经又快高潮了。
  小王开始加快沖刺,诗诗大声的呻吟起来。她高潮了,小王似乎也快射了,开始低声的呼气,诗诗反手抓住小王扶在她腰上的手:「不要停,快点。」
  但是小王就快憋不住了:「我快要射了。」
  诗诗已经爽到失去了理智:「射里面,快,别停。」
  但是小王还是有点职业道德的,他一下子拔了出来,全射在诗诗的屁股上了,诗诗还在用屁股不断的撞后面,她还想要。我也忍不住了,开始提枪上马。
  诗诗一直在高潮的状态,所以我干了两分锺不到,她就已经无力站着了。全身发软的躺在床上,我只能用传统姿势去干。但是诗诗似乎已经没感觉了。
  干了几下我就换了燕燕,今晚她都没怎麽被干。看着我们一边的活春宫她早就湿透了,在一边自己自摸。不得不说,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刚插进去的时候感觉很湿滑,但是不紧,但是抽插一下了,她里面开始发力的夹住我的鸡巴,要不是刚射了一次我真的就射出来了。
  看着就剩我们两个的战斗,我也想快点结束,但是越是努力就越是射不出。燕燕也被我高强度的快速抽插干出了两次高潮。小王在一边已经开始给诗诗按摩身体了,诗诗现在也不忌讳了,毕竟只是身体,面具还在脸上。看着自己的老婆刚刚被别的男人干,我心里五味杂陈,既刺激又有点难受。
  但是看着诗诗性福的样子,我就觉得开心了。想着想着,我的弟弟就软了,从燕燕的屄里滑了出来,燕燕回过头想给我吹硬,吹了几分锺,我笑笑:「好了,我也没力气,算了吧。」
  洗刷完毕后,小王和燕燕就走了。我和诗诗泡在浴缸里聊天。
  「感觉如何?」
  我问道,诗诗娇嗔的打了我一下:「坏人,自己的老婆被别人干你还问我感觉怎麽样,那你感觉怎麽样?」
  「刚开始我只是想和你看看活春宫的,但是到后面我发现他每碰你一下,我就越是觉得兴奋,但是如果你不愿意他又怎麽敢碰你和干你呢?」
  诗诗钻到我怀里:「其实我也觉得在你面前被别人干很刺激,也会很兴奋,更多的是想试试看你什麽时候回阻止我,但是你却没有,被干的时候我也感觉到了你眼里的兴奋,你越是兴奋我就越是想表现给你看。」
  我溺爱的亲了亲诗诗的额头:「下次还来吗?」
  诗诗白了我一眼:「你就想得美了。」
  其实我知道她也想,只是一个女人的矜持是不会这麽直接的表达出来的。我心里已经酝酿好下次的新玩法了。
               【全文完】